如果当初 转自廖老师

讲个故事。前几天去录课,准备课程焦灼万分之际,有一个学生加我,一看到好友请求,我还没来得及通过请求,就明白了,赶紧暂停备课,去翻箱倒柜——找一张毕业证。这个女生,是四五年前的一个学生。长的很漂亮,性格很文静,学习很踏实。但我不是要讲一个学霸,她学习比较吃力。高二学业水平考试结束后,她突然说不想继续上高中了。我很震惊,其实更多的是惋惜,也有怜惜吧。跟她聊了很多,这是个个从乡镇中学考到南中的女生啊。后来,我周日接到她奶奶的电话。说,廖老师,你帮我劝劝,她就是不想来学校了。我后来听她舍友说,她上周回家,已经打点好东西搬走了。后来,是她的亲戚来帮她办的手续。因为她爸妈在外务工,而她奶奶年事已高。那一刻,耳朵回响着她奶奶的声腔,突然觉得没能劝住,很惭愧。后来,由于她学业水平考试通过,能拿到高中毕业证。过了一年半,在毕业时,我联系她来取。她说在外地,当时一毕业,学生都散作满天星,也就不好托付谁代为领取这么重要的证件。我就一直为她保存。
但是后来上班,由于换办公室,搬家,东西我精简丢弃了不少,她的毕业证我一直着意保存,可长久不取,我一时突然发觉,放在哪,还是撕毁扔了,有点模糊了。
所以看到这个好友请求,忙不迭赶紧翻。还好,找到了。
加了她的好友,我有点带着后怕地责备她,这都多少年了。
并且还没等她寒暄结束,第一时间让她放心,毕业证还在这。她本以为只能补办或者开什么证明。
当初我就想,她要打工,必须得有毕业证,这不是小事,所以就帮她办下来,给她保存着。
备课太焦灼紧张,我跟她约好时间地点,就没再聊什么了。
第二点,如期而至。见了面,她变化很大,齐额短发,戴着口罩,脸虽遮住了,但是那双眼眶略微凹陷的大眼睛特别显眼,让我感到很熟悉。
她竟买了一大堆东西,我昨晚太急,忘了叮嘱她千万别客气。后来一想,忘了也好,以免提醒了她。但是结果,还是让我有点难堪,我举手之劳而已,师生之间,不用这么千恩万谢的。
但她结婚了,进入社会,说是沾染了世故习气也好,懂得了待人接物的经验也罢,也没办法。我再三推脱,她的一句“我们这样拉开扯去,别人看了也不好”把我给架住了。
我就说,你是要出去干活?她说,不是,是要参加一个资格考试,学个证。当初太不懂事了。
我说,挺好的。
长久不见,境遇殊异。几句话下来,都觉得有点无话可说。我就说,那你怎么回去,她说她有车。我说那路上注意,特别说了句谢谢。她说是该谢谢我。
看她过的挺好,看她能继续学习,重新争取发展机会。有点欣慰,有点心酸。
故事讲完了,题目就叫个“如果当初”吧。

点赞
Title - Artist
0:00